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137|回复: 0

放生文

[复制链接]

2741

主题

2743

帖子

200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0020869
发表于 2021-11-14 21:42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【原文】盖闻世间至重者生命,天下最惨者杀伤。[注]至重有二,一者世人于金宝官爵妻子,以至己身,皆其所重。然不可得兼。则重之中必取其尤重者。是以为救己身,不吝金宝。为救己身,不惜官爵。为救己身,不顾妻子,故云至重。二者,凡厥有生,皆能作佛,则生为佛种,故云至重。最惨者,如捶打等,虽皆苦事,未至断命,惟杀最惨。

是故逢擒则奔,虮虱犹知避死。将雨而徙,蝼蚁尚且贪生。[注]因命至重,为全命故。因杀至惨,为逃杀故。是以虮虱蝼蚁,皆知避死贪生。微命尚然,大者可知也。

何乃网于山,罟于渊,多方掩取。曲而钩,直而矢,百计搜罗。[注]一切众生既皆避死贪生,何以昧此良心,行诸毒事。网擒山兽,罟觅渊鱼,俯水垂钩,仰空发矢,以至暗施陷阱,密设牢笼。百计多方,莫能尽举,良可叹也。

使其胆落魂飞,母离子散。[注]如上网罟钩矢,见之惊怖,则魂胆飞扬。中之丧亡,则母儿离散。如人遭乱世,兵火临身,一何异乎。

或囚笼槛,则如处囹圄。或被刀砧,则若临剐戮。[注]幽系之,则禁锢不异囹圄。宰割之,则痛苦同于剐戮。设以身处,当何如其为情也。

怜儿之鹿,舐疮痕而寸断柔肠。畏死之猿,望弓影而双垂悲泪。[注]怜儿之鹿者,许真君少时好畋猎,一日射中一鹿,鹿母为舐疮痕,良久不活,鹿母亦死。真君剖其腹视之,肠寸寸断,盖为怜子死,悲伤过甚,至于断肠。真君大恨,悔过,折弓矢,入山修道,后证仙品,拔宅飞升。此证上文母子离散意。畏死之猿者,楚王与养由基出猎,遇猿,令射之。猿望见由基,即泪下。盖猿臂柔捷,能接飞矢,由基神射,矢到之处,臂不及接,知其必死而悲也。此证上文魂胆飞扬意。

恃我强而陵彼弱,理恐非宜。食他肉而补己身,心将安忍。[注]观上二事,则知杀生甚所不应。且世人谓禽兽之肉,人所应食,不知皆是强陵弱耳。不然,猛虎食人,亦将曰人之肉,虎所应食乎。螳螂食蝉,雀食螳螂,鹰鹯食雀,弱之肉,强之食,此理甚明,当不疑也。又世人谓蔬食者瘠,肉食者肥。为肥己身,不念他苦,人心安在哉。

由是昊天垂悯,古圣行仁。[注]由世迷故,杀气动天,而天本好生,常示下民,下民不知。是以杀生太重,则雨旸不时,刀兵灾起。人修善事,则年岁丰登,海宇宁谧。世人杀生,是逆天也。古之圣人,因此上顺天心,下悲物命,行仁救济。事见下文。

解网著于成汤,畜鱼兴于子产。[注]解网者,商王成汤出遇猎人布四面网,祝曰,从天来者,从地来者,从四方来者,皆入吾网。汤为解三面,止留其一,改祝曰,欲左者左,欲右者右,欲上者上,欲下者下,不用命者,乃入吾网。畜鱼者,郑大夫子产,人有馈之生鱼者,子产不食,令校人畜之池中。观此二事,则知放生非独佛教,儒中君子无不奉行。

圣哉流水,润枯槁以囊泉。悲矣释迦,代危亡而割肉。[注]囊泉者,金光明经,流水长者子出见十千游鱼,困涸水中,将欲危毙,用象囊水,倾注得全,复为说法。鱼命过,皆生天上。割肉者,释迦牟尼佛往昔为菩萨时,遇鹰逐鸽,鸽见菩萨,投身避难。鹰语菩萨,尔欲救鸽,奈何令我饥饿而死。菩萨问鹰,汝须何食。鹰答食肉,菩萨割臂肉偿之。鹰欲肉与鸽等,菩萨割肉,弥割弥轻,至肉将尽,不能等鸽。鹰问生悔恨否。菩萨答言,吾无一念悔恨,若此语不虚,当令吾肉生长如故。立誓愿已,身肉如故。鹰化天帝身,空中礼拜赞叹。

天台智者,凿放生之池。大树仙人,护栖身之鸟。[注]凿池者,天台智者大师,讳智颉,隋炀帝号为智者,曾凿池劝人放生。又不但智者,古来多有此事,今西湖亦古放生池也。世远人亡,时更法坏,渔火星飞于水面矣,悲夫。护鸟者,古有仙人,常坐一大树下,思禅入定。有鸟栖其怀中,恐惊鸟故,跏趺不动,候鸟别栖,然后出定。慈物之心,一至于是。

赎鳞虫而得度,寿禅师之遗爱犹存。救龙子而传方,孙真人之慈风未泯。[注]赎鳞虫者,永明大师,讳延寿。吴越王镇杭,师为余杭县库吏,屡以库钱买鱼虾等物放之,后坐监守自盗,法当弃市。王颇知其放生也,谕行刑者观其辞色以覆。师临死地,面无戚容。人怪之,师曰,吾于库钱毫无私用,尽买放生命,莫知其数。今死,径生西方极乐世界,不亦乐乎。王闻而释之。乃出家为僧,修禅礼忏,得无碍辩才。师涅槃后,有僧入冥,见阎罗王时时出座礼一僧像。问之,则阳间永明寿禅师也,已生西方上品上生,王敬其德,故时礼耳。救龙子者,孙真人未得仙时,出遇村童擒一蛇,困惫将死,真人买放水中。后默坐间,一青衣来请,随而赴之,至一公府,则世所谓水晶宫也。王者延置上座,曰,小儿昨者出游,非先生则几死矣。设宴毕,出种种珍宝为谢。真人辞不受,曰,吾闻龙宫多秘方,传吾救世,贤于金玉多矣。王遂出玉笈三十六方。真人由此医术弥精,后证仙品。

一活蚁也,沙弥易短命为长年,书生易卑名为上第。一放龟也,毛宝以临危而脱难,孔愉以微职而封侯。[注]活蚁二事。一短命长年者,昔有沙弥侍一尊宿,尊宿知沙弥七日命尽,令还家省母,嘱云八日当返,欲其终于家也。八日返,师怪之,入三昧勘其事。乃还家时路见群蚁困水,作桥渡之,蚁得不死,由此高寿。二卑名上第者,宋郊,宋祁兄弟也,倶应试。郊尝见群蚁为水所浸,编竹桥渡之。时有胡僧睹其貌,惊曰,公似曾活数百万命者。郊对,贫儒何力致此。僧云,不然,凡有生者皆命也。郊以活蚁对。僧云,是已,公弟当大魁多士,然公亦不出弟下。后唱名,祁果首选。朝廷谓不可以弟先兄,改祁第十,以郊为第一。僧言果验。放龟二事。一临危脱难者,毛宝微时,路遇人携一龟,买而放之。后为将,战败赴水,觉水中有物承足,遂得不溺。及登岸,则承足者,前所放龟也。二微职封侯者,孔愉本一卑官,亦曾放龟,龟浮水中,频回首望愉,然后长逝。后愉以功当侯,铸印时,印上龟纽,其首回顾。毁而更铸,铸之数四,模直首偏,回顾如旧。铸者大怪,以告愉。愉忽忆放龟时,龟首回顾,恍然悟封侯者,放龟之报也。

屈师纵鲤于元村,寿增一纪。随侯济蛇于齐野,珠报千金。[注]纵鲤者,屈师于元村遇一赤鲤,买放之。后梦龙王延至宫中,谓曰,君本寿尽,以君救龙,增寿一纪。济蛇者,随侯往齐国,路见一蛇,困于沙碛,首有血出,以杖挑放水中而去。后回至蛇所,蛇衔一珠向侯,侯不敢取。夜梦脚踏一蛇,惊觉,乃得双珠。

拯已溺之蝇,酒匠之死刑免矣。舍将烹之鳖,厨婢之笃疾瘳焉。[注]拯蝇者,一酒匠见苍蝇投酒瓮,即取放干地,以灰拥其体,水从灰拔,蝇命得活,如此曰久,救蝇数多。后为盗诬,无能自白,狱将成。主刑者援笔欲判决,蝇辄集笔尖,挥去复集,判之莫得。因疑其冤,详问之,则诬也。呼盗一讯而服,遂得释归。噫,亦异矣哉。舍鳖者,程氏夫妇性嗜鳖,一曰偶得巨鳖,嘱婢修事。时暂出外,婢念手所杀鳖不知其几,今此巨鳖心欲释之,吾甘受棰挞耳,遂放池中。主回索鳖,对以走失,遂遭痛打。后感疫疾将死,家人舁至水阁,以俟尽命。夜忽有物从池中出,身负湿泥,涂于婢身,热得凉解,疾乃苏愈。主怪不死,诘之,具以实对。主不信,至夜潜窥,则向所失鳖也。阖门惊叹,永不食鳖。

贸死命于屠家,张提刑魂超天界。易余生于钓艇,李景文毒解丹砂。[注]贸命屠家者,张提刑常诣屠肆,以钱赎物放之。后临终时,语家人言,吾以放生,积德深厚,今天宫来迎,当上生矣。安然而逝。易生钓艇者,李景文常就渔人货其所获,仍放水中。景文素好服食,常火炼丹砂饵之,积热成疾,疽发于背,药莫能疗。昏寐之中,似有群鱼濡沫其毒,清凉快人,疾遂得瘥。亦鳖报厨婢之类也。

孙良嗣解矰〖矰(zeng),古代一种射鸟用的拴着丝绳的箭〗缴之危,卜葬而羽虫交助。潘县令设江湖之禁,去任而水族悲号。[注]解繒缴之危者,孙良嗣遇禽鸟被获,辄买纵之。后死欲葬,贫莫能措。有鸟数百,衔泥叠叠。观者惊叹,以为慈感所致。设江湖之禁者,县令潘公,禁百姓不得入江湖渔捕,犯者加罪。后去任,水中大作号呼之声,如丧考妣。人共闻之,莫不叹异。

信老免愚民之牲,祥符甘雨。曹溪守猎人之网,道播神州。[注]免牲者,信大师遇时尤旱,民杀牲请雨。师悯其愚,谓曰,汝能去牲勿用,吾为汝请。民允之。师乃精诚以祷,甘雨骤降,远近多感化者。守网者,六祖既佩黄梅心印,以俗服隐于猎人。猎人令守网,祖瞰其亡也,獐兔之类,可放者辄放之,如是一十六年。后坐曹溪道场,广度群品,灯分五宗,译垂万世焉。

雀解衔环报恩,狐能临井授术。[注]雀衔环者,杨宝幼时,见黄雀为枭搏坠地,复为蝼蚁所困,取而畜诸筒中,给以黄花,痊乃放去。夜梦黄衣童子拜谢,赠玉环四枚,曰,我王母使者,荷君济命,愿君子孙洁白,位列三公,亦如此环矣。后四世贵显。狐临井者,一僧素无赖,闻黄精能驻年,欲试其验,置黄精于枯井,诱人入井,覆以磨盘。其人在丼,遑迫无计。忽一狐临丼,语其人言,君无忧,当教汝术。我狐之通天者,穴于冢上,卧其下,目注穴中,久之则飞出,仙经所谓神能飞形者是也,君其注视磨盘之孔乎。吾昔为猎夫所获,赖君赎命,故来报恩也。人用其计,旬余从井飞出。僧大喜,以为黄精之验,乃别众负黄精入井,约一月开视。至期视之,死矣。僧盖不知前人得出者,狐之力也,悲夫。

乃至残躯得命,垂白壁以闻经。难地求生,现黄衣而人梦。[注]白壁闻经者,予挂搭一庵,有人擒蜈蚣数条,以竹弓弓其首尾,予赎放之。余倶半死,惟一全活,急走而去。后共一友夜坐,壁有蜈蚣焉,以木尺从傍极力敲振,驱之使去,竟不去。予曰,昔所放得非尔耶。尔其来谢予耶。果尔,吾当为尔说法,尔谛听毋动。乃告之曰,一切有情,惟心所造,心狠者化为虎狼,心毒者化为蛇蝎。尔除毒心,此形可脱也。言毕令去,则不待驱逐,徐徐出窗外。友人在座,惊叹希有。时隆庆四年事也。黄衣入梦者,杭州湖墅干氏者,有邻家被盗,女送鳝鱼十尾,为母问安。畜瓷中,忘之矣。一夕梦黄衣尖帽者十人,长跪乞命。觉而疑之,卜诸术人,曰,当有生物求放耳。遍索室内,则瓮有巨鳝在焉,数之正十,大惊,放之。时万历九年事也。

施皆有报,事匪无征。[注]诸放生者,或增福,或延寿,或免难,或去病,或生天,或证果,随施获报,皆有征据。然作善致祥,修士之心岂望报乎。不望报而报自至,此因果必然之理,放生者宜知之。

载在简编,昭乎耳目。[注]如上所录,远则载在简编,有典有据。近则昭乎耳目,共见共闻。考古验今,定非虚谬。

普愿随所见物,发慈悲心,捐不坚财,行方便事。[注]此下普劝世人,发慈悲心,捐舍世财,方便救济。财不坚者,谓水得漂,火得焚,官得取,盗得劫,危脆无常,非坚物也。捐此作福,所谓以不坚财易坚财也。若无财者,只发慈悲心,亦是福德。或劝他人放生,或见人放生,赞叹随喜,增其善念,亦是福德。

或恩周多命,则大积阴功。若惠及一虫,亦何非善事。[注]有力者恩周多命,固阴功也。无力者惠及一虫,亦善事也。毋曰小善为无益而勿为也。世有不明此理者,必择身细数多之生,方肯买放。路遇大生,目视而过。此则惟贪自己之福,非悯众生之苦也。其福甚少,戒之戒之。

苟日增而月累,自行广而福崇。[注]善无大小,惟贵久长。日日增之,月月累之,善多则行广,行广则福崇矣。

慈满人寰,名通天府。[注]慈功久积,遍满寰区,人情既孚,天心必眷。或谓穹苍渺邈,何得相通。不知天王以六斋之日,巡狩人间,有善必知,无恶不察。又人行十善则天胜,人行十恶则修罗胜,故天帝时时欲人为善。一人为善,飞天神王报达天京。经有明文,非臆说也。

荡空怨障,多祉萃于今生。培渍善根,余庆及于他世。[注]放而不杀,与物无怨。非惟安乐今生,以此善根,当来之世,长寿永福。乃至成佛,万类有情倾心归附。皆余庆也。

倘更助称佛号,加讽经文。[注]遇生能放,虽是善功,但济色身,未资慧命。更当称扬阿弥陀佛万德洪名,讽诵大乘诸品经典。然虽如是,但凡买生,火急须放,讽经不便,只以念佛相资。若隔宿买而来朝始放,或清晨买而午后犹存,必待陈设道场,会集男女,迁延时久,半致死亡。如是放生,虚文而已。

为其回向西方,令彼永离恶道。[注]念佛功德,愿诸生命尽此报身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莲华化生,入不退地,永离恶道,长息苦轮。恶道者,六道之中,三道为恶,地狱,饿鬼,畜生是也。

则存心愈大,植德弥深。[注]见苦放生,所存者善心也,今则是大菩提心矣,故云愈大。放生得福,所植者世间之德也,今则是出世之德矣,故云弥深。

道业资之速成,莲台生其胜品矣。[注]心大德深,其事何验。盖利他者,菩萨之行也。以此行门,助修道业,譬如船得顺风,必能速到涅槃彼岸矣。净业三福,慈心不杀,实居其一。今能不杀,又放其生。既能放生,又以法济令生净土。如是用心,报满之时,九品莲台高步无疑矣。普劝世人,幸勿以我德薄人微,而不信其语也。

【译白】世间最贵重的莫过于生命,天下最悲惨的莫过于杀生伤命。[注]贵重有两个原因,一者世间人对黄金珠宝、官职爵位、妻子儿女,以及自己的身体,都是他所最看重的。当不可兼得时,则重中必取其更重的。因此为救自己身体、性命,不吝啬金银财宝。为救自己身体、性命,不惜丢官革职。为救自己身体、性命,不顾妻子儿女。所以说生命最贵重。二者,凡是有情众生,皆能作佛,则生命是成佛的种子,所以说最贵重。最悲惨的,如捶打等等,虽都是苦事,尚未至于丧命,唯有杀生最惨。

因此当遭遇檎捉时,即使虮虱都知道躲避死亡而立马奔逃。临近下雨时,蚂蚁尚且贪恋生命而赶快搬家。[注]因为生命最贵重,为保全性命的缘故。因为杀生最惨痛,为逃避被杀的缘故。所以机鼠楼蚁,皆知贪生避死。微小的生命尚且如此,大的动物就可想而知了。

为何还要在山中设网套,水中下罟网,想方设法诱捕捉拿?用弯曲的钓,笔直的箭,千方百计搜索网罗。[注]一切众生既然都避死贪生,为何还昧着良心,行各种歹毒的事?设网套捕捉山中野兽,下罟网觅捕深水中鱼群,俯下身在水中垂钩,仰起头向空中射箭,以至于暗设陷阱,密下牢笼。千方百计,说不能尽,真可悲叹啊!

使它们魂飞胆丧,母离子散。[注]如上面所说的网套、罟网、钩子和弓箭,见到就惊恐,则魂飞胆落。一遭命中则性命丧亡,母儿离散。如同人类遭逢乱世,兵火临身,有何差别?

或被囚禁在笼槛中,就如同人被关在牢狱里。或被刀按在砧板上,就如同人面临千刀万剐的酷刑。[注]关在幽暗的笼中,其禁铟与牢狱相同。宰杀切割,其痛苦与剐戮酷刑何异?设身处地,换位想一想,又如何下得了手呢?

怜爱幼子的母庞,掭舐着小庞的伤痕,柔肠寸断,伤心而死。怕死的猿猴,见到弓影就双眼流出悲伤的眼泪。[注]怜爱幼子的母鹿的典故是,许真君年少时喜欢打猎,有一天他射中一头幼鹿,母鹿为它漆紙伤痕,舔了很久,小鹿还是没有活过来,母鹿也随之而死。真君剖开母鹿肚腹一看,其肠子一寸寸的都断了,因为心疼幼鹿的死亡,悲伤过度,以至于肠子寸寸断裂。真君大为悔恨,发愿改过,当下折断弓箭,到山中修道,后修得仙道,全家升天。此佐证了上文中母子离散的意思。怕死的猿的典故是,楚王与养由基出去打猎,遇到一只猿,楚王命令养由基射它。猿望见养由基,即泪下如雨。因为猿的手臂柔软敏捷,能接住飞来的前,但养由基射术神奇,箭到之处,猿臂根本来不及接,猿知道遇到养由基必死无疑,所以悲伤。此佐证了上文中魂飞胆丧的意思。

凭恃吾人的聪明强大而欺凌动物的愚痴弱小,天理恐难容。杀食它们的血肉而补养自己的身体,于心何忍?[注]从上面两个典故看来,就知道杀生最不应该。世间人居然说禽兽的肉,应该被人吃,殊不知这都是以强欺弱啊!不然的话,猛虎吃人,也将会说人肉是该被老虎吃的!螳螂吃蝉,鸟雀吃螳螂,鹰隼吃鸟雀,都是弱肉强食,此种道理非常明了,还用怀疑吗?又有世间人说,蔬食营养少,不如肉食营养丰富。全都是为了营养自己的身体,而不念动物丧命的痛苦,哪有人心在啊?

因此上天有好生之德,古圣先贤行仁慈之道。[注]由于世间人不明事理的缘故,杀气动天,而上天本来好生,经常垂示下面的民众,下面的民众却不知道。因杀生太严重,就导致风不调,雨不顺,不时旱涝,战争灾祸频频而起。若人人修行善事,则年年五谷丰登,国泰民安。世间人杀生,是违逆天意的啊!古代圣人,因此上顺应天心,下悲怜物命,实行仁慈,救济苍生。事例见下文。

解除拦网来源于成汤,蓄池养鱼兴起于子产。[注]解网者,商王成汤外出,遇到猎人正在布置捕捉鸟兽有四个面的猎网。猎人祷告说:“从天上来的,从地上来的,从四方来的,都入我的网中。”成汤为他解除了网的三面,只留一面,改祷告说:“想往左的就往左,想往右的就往右,想往上的就往上,想往下的就往下,不想要命的才入我的网。”养鱼者,郑国大夫子产,有人送给他活鱼,子产不吃,令仆人养在池墙中。观此二事,则知放生不独只有佛教提倡,儒家君子也无不遵照奉行。

圣明啊!流水长者子。用袋子装运泉水来拯救面临干涸死亡的鱼群。慈悲啊!释迦牟尼佛。为代替鹰和鸽子面临死亡危险的痛苦而割自身的肉。[注]袋运泉水者,《金光明经》上记载,流水长者子外出时,见到上万游鱼,困在干涸的水中,非常危险,即将干死,就用大象运水,倾注于干涸的池中,终于保住了鱼群的生命,又为它们讲解佛法。这些鱼命终后,都生到了天上。割肉喂鹰者,释迦牟尼佛过去做菩萨时,遇到鹰在追逐鸽子,鸽子见到菩萨,即投到菩萨怀里避难。鹰对菩萨说:“你想救鸽子,难道就忍心让我饥饿而死?”菩萨问鹰:“你要吃什么?”鹰回答说:“吃肉。”菩萨即割下自己臂上的肉来补偿鹰。鹰要求菩萨割的肉与鸽子重量相等。菩萨割肉,越割却发现自己割下来的肉重量越轻,直到身上的肉将要割尽,还不能与鸽相等。鹰问菩萨生悔恨心没有。菩萨回答说:“我没有一念悔恨。倘若此话不假,当让我的肉长成原样。”刚立完誓愿,菩萨身上的肉当下恢复了原状。鹰即化成天帝身,在空中向菩萨礼拜赞叹。

天台山智者大师,开凿放生之池。大树下打坐的仙人,保护栖息身上之鸟。[注]开凿放生池者,天台山智者大师,名智颔,隋炀帝赐他号为智者,曾经开凿池塘劝人放生。又不仅智频大师,自古以来有很多此类事,现在的杭州西湖也是古时候的放生池。年代久远,时人已逝,时代更替,规矩已坏,现在的西湖已是渔火点点,捕捞不停了,可悲啊!护鸟者,古时候有一位仙人,常坐在一棵大树下,参禅入定。有一只鸟栖息在他的怀中,仙人怕鸟受到惊吓,保持双腿跏趺坐姿势一直不动,等到鸟去别的地方相息,然后才出定。对动物的慈悲之心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因赎买鱼虾物命放生而自我得到度化,永明延寿禅师遗爱之悲心至今犹存。因救助龙王之子而被传授龙宫秘方,孙真人慈悲仁爱之风范尚未泯灭。[注]赎买鱼坏者,永明大师,讳名延寿。吴越王镇守杭州时,大师是余杭县管国库的官吏,他经常用国库中的银钱买鱼虾等物命去放生,后因监守自盗罪,按法律当斩首。吴越王大致知道大师放生的事,吩咐行刑的人先观察大师的言辞神态,再向他反馈汇报。大师面临死刑,脸上没有一点悲伤畏惧。人们觉得很奇怪。大师说:“我丝毫没有将库钱挪作私用,全部都是用来赎买鱼虾等物命放生,不知其数。我现在死了,是径直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还有什么比此更快乐的呢?”吴越王听到后,随即释放了他。于是大师从此即出家为僧,勤修禅定,礼拜忏悔,智慧辩才达到了无碍的境界。大师往生后,有一僧人因病来到阴间,见阎王时时离开座位,向一僧人像礼拜。一问,才知道是阳间的永明延寿禅师,他已经上品上生到西方极乐世界。阎王敬佩他的品德,因此时常礼拜。救龙子者,孙思邈真人未成仙时,外出遇到一乡村儿童捉住一条蛇,蛇已被玩得奄奄一息,真人花钱买下放入水中。后来真人在静坐时,有一穿青色衣服的人来邀请他,真人跟随此人来到一座王府,就是世间人所称的水晶宫。一王公模样的人请他坐上座,说:“我的儿子昨日出门游玩,若不是先生您搭救他,差点就丧了性命。”设宴款待完毕,捧出种种珍宝作为谢礼,真人皆推辞不受。他说:“我听说龙宫有很多秘方,若能传给我,在世间上治病救人,远远胜过黄金珠宝。”龙王于是便赠给真人玉石刻成的载有三十六个药方的秘芨。真人因此医术更加精湛,后来成了仙人。

因为救了一次蚂蚁,一个沙弥原本应夭折短命的,结果却健康长寿;一位书生本应名落孙山的,结果却高居榜首。因为放了一次乌龟,毛宝面临危机而平安脱险,孔愉从芝麻小官做到王侯。[注]救蚂蚁的两个典故,一者短命变长寿,过去有个沙弥侍奉一位德高望重有神通的长者,长者定中观察到沙弥再过七天生命就将结束,于是叫他回家看望母亲,叮嘱他第八天再回来,想让他死在家里。八日后沙弥却平安返回,长者觉得很奇怪,于是入定中勘验此事。发现沙弥在回家的路上,见到一群蚂蚁即将被水所冲,沙弥搭桥把它们引到高处,蚂蚁得以不死,沙弥也因此而延年益寿。二者低名成第一,宋郊、宋祁是兄弟俩,同去参加科举考试。宋郊曾见一群蚂蚁被水围困,他用竹子编成桥把蚂蚁渡出困境。当时有一梵僧看他面相,惊讶地说:“你好像曾救活过几百万生命。”宋郊回答说:“我一个穷书生,哪有能力做这么大的善事?”梵僧说:“话不能这么说,凡有生的都是命。”宋郊将救蚂蚁的事告诉梵僧。梵僧说:“这就对了。你弟弟本当名列前茅,但你的名次不会在你弟弟之后。”后来公布名次时,宋祁果然高居榜首。但朝廷认为弟弟不可以超过兄长,改宋祁为第十,宋郊为第一。梵僧的话果然应验了。放龟的两个典故,一者临危脱难,在毛宝还贫寒时,路上遇到一人携带一只乌龟,于是便买下来放生了。后来毛宝成为将军,作战失败,被迫投水,却感觉水里好像有东西在托住自己的双脚,于是没被淹死。等到上岸后,发现托住他脚的竟是以前他所放的那只乌龟。二者小官封王侯,孔愉本是一名芝麻小官,曾放过一只乌龟,乌龟当时浮进水里,频频回头望着孔愉,然后才永远消失在水中。后来孔偷因功高当上了王侯,铸造官印时,官印上的龟纽,其头总是呈回顾状。只好销毁再铸,前后铸了四次,每次的模子都是直的,可铸出来的头却都是偏的,乌龟的头依然如故,还是回顾状。铸造的人大为奇怪,跑来告诉孔愉。孔愉忽然想起以前放乌龟时,乌龟的头也是频频回顾,才恍然大悟自己官封王侯,原是放生乌龟的果报。

屈师在元村放生一条鲤鱼,寿命增加十二年。随侯在齐国的野外救济了一条蛇,蛇用价值千金的珠宝报答他。[注]放鲤鱼者,屈师在元村遇到一条红鲤鱼,即买下来放了生。后来梦见龙王请他到龙宫中,对他说:“本来您寿命已尽,因为您救了一条龙,增加寿命十二年。”救济蛇者,随侯在前往齐国的路上,见到一条蛇,困在沙碎中,已头破血流,便用手杖挑起来放入水中,而后才离开。此蛇回到蛇窝,口中衔一珠宝来到随侯身边,示意他收下,随侯不敢取。当夜随侯即梦见自己脚踩到一条蛇,惊醒后发现蛇在他身边留下了一对宝珠。

拯救掉在酒缸中的苍蝇,酿酒工匠之死刑获免。放走将要烹宰的甲鱼,掌厨婢女之顽症痊愈。[注]拯救苍蝇者,一个酿酒匠每次见到苍蝇掉进酒坛中,就把它榜出来放在干地上,再用灰撒在苍蝇身上,水干灰落,苍绳性命因此被救活。天长日久,常常如此,救活的苍蜗不计其数。后来酿酒匠被人诬告偷盗,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,即将定案。主审官提笔打算下判决书,却见成群的苍蝇总是聚集在笔尖上,赶走又来,无法下笔。主审官因此怀疑其中是否有冤情,再详细审问,果然是诬告。真正的盗贼也很快被缉拿归案,一审就认了罪,酿酒匠也迅速被释放回家。噫!这也真是神奇啊!放走甲鱼者,有姓程的夫妇生性好吃甲鱼,一天偶然买到一只特大的甲鱼,嘱咐婢女收拾。主人夫妇因事临时外出,婢女想到经自己双手杀掉的甲鱼已不知其数,心想:“今天不如趁主人不在家而把这只特大的甲鱼放走。我心甘情愿挨打受罚。”于是就把曱鱼放进了池塘中。主人回来要吃甲鱼,婢女回答说溜走了。妹女因此遭了顿痛打。后来婢女感染瘟疫,生命垂危,主人把她抬到水边的亭阁里,让她等死。夜晚忽然有个东西从池塘中爬出来,背负湿泥,涂在婢女的身上,高烧因湿泥凉敷而退,疾病很快就痊愈了。主人见她大难不死,很奇怪,就诘问原因,婢女如实相告。主人不信,晚上偷偷窥探,发现果然是此前丢失的甲鱼。全家惊叹,从此永不吃甲鱼。

从屠宰场买放即将被处死的物命,张提刑魂魄超升到天界。到渔船上买放渔民捕捞的活鱼,李景文服丹砂中毒被化解。[注]屠宰场买放物命者,张提刑常常到屠宰场,用钱赎买各种动物放生。后来临命终时,对家人说:“我因放生,积德深厚。现在天宫派人来迎接,我当上生到天界去了。”说完,即安然而逝。渔船上买鱼放生者,李景文经常到渔民的船上,买下他们刚捕捞或钓到的活鱼,仍然放入水中。李景文平日喜欢进补,常用火炼丹砂吃,结果因火气郁积而得病,背上长了毒疮,无药可救。昏昏沉睡中,好像有一群鱼在吐泡沫敷他的毒疮,清凉无比,其病很快即疾愈了。与甲鱼报婢女之恩类似。

孙良嗣解救被捕禽鸟,下葬时群鸟相助。潘县令禁止江湖捕捞,离任时水族悲哭。[注]解被捕禽鸟之危者,孙良嗣遇到禽鸟被人捕获,当即赎买放生。后来他死了,却穷得连安葬费都筹集不到。这时有几百只鸟,口衔泥土来填叠墓坑。见到的人都惊叹不已,认为是死者生前慈悲放生所感群鸟助葬。颁布禁捕令者,潘县令在任时,明令禁止百姓,不得到江湖中捕鱼,若有违反,从重判罪。后来潘县令离任,水中发出大号呼声,如丧父母。众多人都听到了,无不惊叹奇异。

禅宗四祖道信大师免除了愚昧百姓杀牲畜求雨的习俗,精诚祈祷降甘雨。曹溪六祖惠能大师为猎人守网时,传播佛法满神州。[注]免杀牲畜者,隋唐年间,时干旱严重,道信大师恰好遇到老百姓正打算杀牲畜以求雨。大师怜悯百姓无知,就说:“你们若能不用杀牲祭祀,我为你们祈雨。”百姓答应了。大师于是精诚祷告,很快大雨就降临了。远近很多人都被大师感化了。守猎网者,六祖惠能大师从黄梅五祖弘忍大师处传得禅宗衣钵后,以在家人身份穿常人服装隐藏于猎人队伍中。猎人让大师守网,大师眼看着猎物逃跑也不阻拦,至于獐子兔子之类的,可放的就放走它们。如此过了十六年。后来住持曹溪道场,广泛接引度化众生,禅宗法脉因大师的传承,分成了五宗,恩泽绵延千秋万世。

黄雀获救,衔环报恩。狐狸免难,临井授术。[注]黄雀衔环者,杨宝幼年时,见到黄雀被枭追击,受伤落地后又被蚂蚁围困叮咬,杨宝把黄雀救起来养在竹笼中,用黄花菜喂它,待其痊愈后,即放它飞去。夜晚杨宝梦见一个穿黄衣的童子向他拜谢,赠给他四只玉环,说:“我是王母娘娘的使者,感谢您的救命之恩,愿您的子孙品德也像此玉环一样洁白无瑕,官职将来能做到三公。”后来杨家果然四代显贵。狐狸临井者,一僧人平日无赖成性,听说黄精能延年益寿,打算试验一下。于是就将黄精放入一口干枯无水的井里,然后又设法把一人骗进井中,再盖上石磨盘。上当的人在井里急得无计可施。忽然一只狐狸光临井中,对这人说:“您不用担心,我教您一个逃生的办法。我们狐狸中有能通天的,把巢穴安在坟墓上,再睡在坟墓里,然后把目光集中在巢穴中,长久训练就能从巢穴中飞出去。仙经上所谓的神识能让形体飞起来,说的就是此。您也这样凝神注视磨盘上的小孔吧。我过去被猎人捕获时,是您花钱救赎了我的命,所以前来报恩。”此人于是即采用狐狸教他的办法,经过十多天就从井中飞出来了。僧人见此人生还,非常高兴,以为真是黄精的作用,于是告别大家,身背黄精下到井中,约好一个月后打开井盖。到期打开一看,僧人已经死了。他哪里知道前面的人能够活着出来是仗着狐狸的帮助啊!真可悲!

乃至大难不死,爬在白墙壁上听经。险境中求生,化成黄衣人入梦。[注]白壁听经者,我曾在一庵中挂单小住,有人捉到很多条蜈蚣,用竹片弯成弓状弓住蜈蚣的头和尾,我把它们赎买放生了。其余的都已经半死不活,只有一条还是完全活的,它赶紧匆忙逃走了。后来有天晚上,我与一友在打坐,墙壁上有条蜈蚣爬来爬去的,我用木尺从旁边用力敲打,想赶它走,竟然不肯离开。我说:“难道你就是我从前放生的那条蜈蚣吗?你是来感谢我的吗?若果然是你,我当为你讲解佛法。你认真谛听,不要乱动。”于是我就对它说:“一切众生,都是从心所变现出来的。心狠的变成虎狼,心毒的化成蛇蝎。你只要去除毒心,此蜈蚣的形体即可脱去。”说完我即令它离去。此时它不用驱赶,即慢慢的爬出了窗外。座上友人惊叹不已。此事发生在隆庆四年。黄衣人入梦者,杭州湖畔的小村庄有位姓干的人家,她邻居家被盗,干家已出嫁的女儿送来十条鳝鱼为母亲压惊请安。鳝鱼养在瓮中,竟然被忘记了。一天夜里家人梦到十个身穿黄衣头戴尖帽的人,跪在面前求饶命。醒来后很纳闷,于是找算命的占卜解梦,算命的说:“应该是有生物在求你们放生。”于是他们搜遍家内,发现瓮中有很多鳝鱼,数了数正好十条,大吃一惊,赶紧放了。此事发生在万历九年。

施舍都会有回报,凡事不会无证无据。[注]诸多放生的人,有的增长福报,有的延年益寿,有的消灾免难,有的疾病疾愈,有的生到天上,有的证得圣果。因施获报,皆有证据。然虽善有善报,而修道人之心岂望回报?虽不望回报而回报却自然而至,此是因果必然的道理,放生者应当知道。

远的记载在史册典籍上,近的耳闻目睹,清楚明白。[注]如上所收录的,远的记载在史册典籍上,有根有据。近的耳闻目睹,共见共闻。考古验今,绝非虚假。

普愿天下人随时随地遇见各种物命,都能发慈悲心,捐舍不坚固之钱财,广行放生救济之方便事。[注]此下普劝世间人,发慈悲心,捐资舍财,适时救济。钱财并非坚固可靠,因为它遭水即漂,遇火即焚,官府没收,强盗劫夺,非常危险脆弱,不能持久不变,并非坚固之物。若能把它捐献出来修福积德,即是用不坚固之钱财变换为坚固的功德法财。若无钱财的人,只发慈悲心,也是修福积德。或者劝他人放生,或见别人放生,随喜赞叹,增长他们行善的心念,也是修福积德。

或恩德遍及众多生命,则是大积阴功。即使只恩惠到一只虫子,也无不是一桩善事。[注]有能力的恩德遍布众多生命,固然是阴功。无能力的哪怕只惠及一虫,也是善事啊!不要认为行小善无益而不去做。世间有些不明白此道理的人,常常选择那些身体小数量多的生命,才肯买来放生。路上遇到大的生命,却视同不见,擦身而过。此只是贪自己之福报,并非怜悯众生之苦难啊!此种人得到的福报是很少的,千万要戒除此类心态行为啊!

倘能日积而月累,自然善行越广而福德越多。[注]善没有大小之分,唯贵在长久行之。日日增长,月月累积,善事越多则行得越广,行得越广则积福越多了。

慈悲满人间,名声通天府。[注]慈善功德,长久积累,遍满天下。人们既都已信服钦佩,上天也必定眷念保佑。或者有人会说天空浩渺,如何能相通。却不知道四大天王在六斋曰会巡视人间,凡有善事必定知道,恶事无能欺瞒。并且人若奉行十善则天胜利,人若奉行十恶则修罗胜利,所以天帝时时刻刻希望世人行善。一人行善,飞天神王即刻报到天庭。经上有明文记载,并非随意猜测而说的。

化解往劫至今所有怨仇业障,众多福祉都会集中于今生。培植自己乐善好施的根基,后福余庆将延绵至后世。[注]放生而不杀生,与物命就无怨仇。不仅今生会平安快乐,凭此善根,来生后世,长寿多福。乃至成佛,德被天下,众望所归,后福绵延不绝。

倘若放生时更能念佛名号,讽诵经文。[注]遇物命能买放,虽是慈善功德,但只救了它们的肉身,未能救它们的慧命。更当为它们称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,讽诵大乘佛经典中与之相关的章节。然虽如此,但凡赎买来之物命,须火速放生,若诵经不方便,即念佛为它们回向。若昨晚买来今晨才放,或清晨买来午后还未放,非得等到布置好道场,会集所有放生人员到齐,则将会因耽误时间太久,导致死亡过半。如此放生,只是虚文形式而已。

为它们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令它们永脱恶道,不再轮回。[注]念佛功德,愿所有生命尽此报身,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从莲花中化生,入不退转地,永离恶道,永断痛苦轮回。所谓恶道,六道之中,有三道是恶的,即地狱、饿鬼、畜生。

所存之心量越大,种下的功德越深。[注]见物命受苦即赎买放生,此所存之心即是善心。现在愿它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那就是更圆满的大菩提心了。所以说心量更大。放生得福,所积的还只是世间有限之福德。现在是永脱生死轮回的出世间福德,所以说福德很深。

道业会因之而速成,莲品会因此而增高。[注]何以说心大就德深?因为利益他人是菩萨之行为。以此利他之行,助修自己道业,好比行船遇顺风,必能迅速到达涅槃彼岸。净业三福中,慈心不杀这一条,实际排在第一位。现今能不杀生,又能放生。既能放生,又能以净土法门救助它们往生西方净土。如是用心不止,此身报满之时,定当高品位往生极乐莲邦,毫无疑问。普劝世间人,千万不要因我本人德薄言微,而不信我所说的这些话。

摘自《安士全书》万善先资:放生文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南无阿弥陀佛

GMT+8, 2024-5-30 21:09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